石泉

我是昆士兰大学结构工程博士生,关于澳洲的大学生活,学术文化,问我吧!

我叫石泉,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结构工程的博士生,由昆士兰大学国际学生奖学金资助读博。我正致力于一种创新折叠钢结构的基础研究,这是结构工程与折纸工程的交叉所产生的一项课题。过去由于技术的限制,我们身边的建筑几乎使用简单的几何形状,为数不多的创新设计则要付出高昂的成本代价(例如中央电视台大楼)。现在,建筑技术日益先进,个性化的建筑也就越来越可能实现。我们是一个融合折纸工程和结构工程的课题组,致力于在成本低廉的基础上,通过诸如激光切割、水切割等计算机控制的切割技术,制造出高度可定制化的模块,再通过简单拼接和组装,建造出各式各样的结构。
关于澳大利亚的校园生活、学术环境、学校申请,以及土木工程的相关问题,欢迎提问。
527
教育 2016-09-16 已关闭提问
63个回复 共7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澳洲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石泉 2016-10-2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石泉 2016-10-2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ins></ins>
<abbr id='LOGbd'><strong></strong></abbr><caption id='ceVNJNR'><caption></caption></caption>
    <bdo id='Qbw'><bdo></bdo></bdo><option id='VyeKiM'><address></address></option><dfn id='vWYvfIV'><listing></listing></dfn><nobr id='Gx'><u></u></nobr>
    <samp></samp><pre id='XxXYgHR'><span></span></pre><sub id='CU'><abbr></abbr></sub>
      <l id='OXU'><sub></sub></l><strong id='Fv'><base></base></strong>
      <strike id='MvaG'><acronym></acronym></strike><sup id='hEQNbJZh'><samp></samp></sup>
        <s id='kSy'><marquee></marquee></s><marquee id='NRAXXOPr'><caption></caption></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