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瑛

我是吸毒十年逆转成为戒毒辅导师的顾瑛,如何掌握正确的戒毒方法,问我吧!

我是顾瑛,1972年出生,曾是一名业余模特,19岁时因为男友的原因开始吸毒,有十年吸毒史。期间我们俩也屡次去戒毒,但都没有成功。
在误入歧途的第八个年头,男友把他给我的定情信物——一件貂皮大衣给卖了,却只换回五个毒品,这让我猛然警醒,我觉得毒品太可怕了,于是我决定离开男友,一个人去戒毒。
在戒毒的日子里,我自杀过3次。后来,我在戒毒所认识了辅导中心的老师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成功戒毒,并转型成为戒毒辅导老师,保持“操守”15年。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上海优秀禁毒志愿者,还是上海阳光防复吸指导中心的心理辅导老师,参与病人全程戒毒,给予家庭正确戒毒方法。
从自己吸毒、戒毒、到成为一个禁毒社工,如今的我,愿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大家讲述毒品的危害。戒毒不是一个人的事,关于禁毒、戒毒,和戒毒以后的生活等问题欢迎与我讨论。
292
健康 2016-10-14 已关闭提问
207个回复 共21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那怎样可以帮助自己的父亲戒烟呢?真是太难了。

顾瑛 2017-02-02

顾瑛 2017-01-3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要怎么戒掉的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acronym id='osxmThB'><b></b></acronym><l id='tJOHAOw'><strong></strong></l>
    <b></b>
      <del id='nAc'><s></s></del>
      <dfn id='IkBKl'><dir></dir></dfn><option id='yyPFJVCI'><sub></sub></option><u id='OUWBnYs'><kbd></kbd></u>
        <cite id='HvQnnJve'><sup></sup></cite>
          <blockquote id='qPLCBmBU'><bdo></bdo></blockquote>
          <span></span>
            <thead></thead><strong id='MkSrrF'><comment></comment></strong>
            <strike></strike>
              <ins></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