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

我是柳岩,如何从主持人转型成喜剧演员,问我吧!

我是湘妹子柳岩,是主持人,也是演员。作为主持人,从2000年开始,我就活跃在舞台上,迄今主持过四十多档节目。作为演员,我是《煎饼侠》里的自己,也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的燕子,现在我是电影《大闹天竺》中的“辣妹子”吴静,敢闯敢拼敢追爱。
我喜欢演戏,在光影中体验百味人生;我也喜欢主持,在言语中了解说话之道。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从一个主持人转型成喜剧女演员,那就提问吧,听我聊聊戏里戏外的故事……
385
明星 2017-01-19 已关闭提问
8个回复 共41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柳岩 2017-01-23

现在的喜剧市场非常好,无论是电视综艺、网络视频还是电影电视剧,喜剧题材或者类型越来越多,可见我们的老百姓需要喜剧、也热爱喜剧,也是喜剧最好的时代来临了。娱乐变得更纯粹,我总听身边朋友说,就想花俩小时在黑漆漆的电影院啥也不想光是乐呵乐呵笑个爽,不用费脑子特别好,我想这是喜剧在这个时代商业价值倍增的理由,现实生活没那么欢乐,就在喜剧里找乐子,尤其当所谓的喜剧式工业趋于成型的阶段,其实也不需要太苛责所谓的艺术性,你有你的黑色幽默高级讽刺,我也有消费屎尿屁无厘头、追求低俗快感的自由,这个归于市场选择,我觉得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其实这几年挺明显,不走心纯糊弄、只想堆卡司没故事的喜剧市场在收窄,这说明观众在用遥控器和钱包做选择。
我的口味不特别,大家爱的我都爱,周星驰赵本山范伟郭德纲宋小宝我都喜欢,《大闹天竺》宝强岳岳白客也各有各的喜剧风格,我本身幽默感没那么强,反而能更多去欣赏不同人身上的幽默细胞,就好像王菲发微博时期我也会对那种北京大妞特有的京味儿幽默有感受一样,这几年看不少英美喜剧,副总统、摩登家庭、米兰达、IT狂人、冤家对对碰、布莱克书店、燃情克利夫兰等等等等,我笑点低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2

文体的分类是有一个历时性的过程,先秦至有汉以来虽处在自为阶段,但是为魏晋以来的文体分类作了铺垫和准备。
 文体分类可以上溯到先秦时的《尚书》。根据表现内容和使用场合的不同,《尚书》将其分类为典、谟、贡、训、誓、诰、命、刑等类。无独有偶,《周礼·春官·大祝》中记载有“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这里的“六辞”指的是辞、命、诰、会、祷和诔六种不同文体。但是,先秦学术杂糅,文学还远未独立,文体分类也必然是朦胧而非自觉的意识。
  到了汉代,文体日繁。班固《汉书·艺文志》首次以学科分类的形式,把以诗赋为代表的文学作品与经、史、子类学术著作明确区别开来,并且还在其《诗赋略》中分其为五种:歌诗为一家,赋为四家,可见已有辨体意识。但此时的文章体裁界限仍相当模糊,往往表现在赋
体裁宽泛,具体为:辞、颂、七体、设论体、吊文等均属于赋,除此之外,其他一些类似辞赋之作,也可称赋。 如在《汉书·艺文志·诗赋略》中,将李思《孝敬皇帝颂》十五篇纳入“孙卿赋”之下。又《汉书. 扬雄传》:“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而王充《论
衡·谴告》却如此记载:“孝成皇帝好广宫室,扬子云上《甘泉颂》,妙称神怪,若曰非人力所能为,鬼神力乃可成。”此二书前后记载显然为同一篇作品,却一称“赋”,一称“颂”,便是体裁模糊导致的。
  再到了东汉末年,蔡邕作《独断》,他将“通上下”的应用文分为策制诏诫和章表奏议两大类,从名称来源、本义分辨谈文体,并说明该文体的使用对象和范围,这对后来刘勰的《文心雕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比如《文心雕龙·诏策》篇说:“汉初定仪则,则命有四品:一曰
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敇。??策者,简也。制者,裁也。诏者,告也。敇者,正也。”这段话基本来自《独断》。不过虽如此,《独断》并非专门的辨析文体之作。宋王应麟《玉海》卷五一说:“《独断》采前古及汉以来典章制度,品释称谓,考证辨释,凡数百闲雅,说炜晔而谲狂。”陆机依然对其所列文体进行了风格辨析。尔后,挚虞在《文章流别论》、李充在《翰林论》中都对各种文体作了区别和特性的说明。从汉代单纯的文体分类到而今对各种文体特性加以区分,足以证明文体辨析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但此时对文体的说明还是不够全面。
  直至南朝,文体分类已发展到成熟时期。刘勰在继承前人已定名文体的基础上,更全面详尽地分文体为三十五种,细类接近百种。《文心雕龙》用了全书将近一半的篇幅(从第五篇《辨骚》开始直至第二十五篇《书记》)来论析文章体裁,可见对文体分类的重视。南朝还有另外两部文体辨析的代表作,即任昉的《文章史》和萧统的《文选》。任昉的《文章史》举例文体有八十五类之多,更为著名的萧统的《文选》受其影响,分文体为三十九种大类,其中对诗和赋据其题材和风格又分有小类,将经、史、子、集排除在外。
 魏晋南北朝,虽然是一个战乱不断、国家分裂的动荡时期,但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异常活跃,精神生活空间开阔,文化环境较为宽松的时期”。文学创作繁多,体裁多样,促进了文体分类;而文体分类的越来越细致,也正说明了当时人们对文学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这些都客观反映出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学的自觉和独立。
  诚如鲁迅先生所说,这是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这期间,有继承也有发展。那么,我们在文学研究中应注意上下求索,左右逢源。而详细探索一个文化现象出现的原因以及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预见和把握文学流变的态势,并及时作出反馈,这是每个文化传承者的使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u></u><bdo id='XsnyAb'><cite></cite></bdo><q id='ChpsrvKk'><kbd></kbd></q><center></center>
<samp id='SP'><abbr></abbr></samp><optgroup id='Svhdo'><person></person></optgroup><person id='wDlKY'><small></small></person>
<dir></dir><marquee id='ExUKYU'><comment></comment></marquee><big id='iD'><bdo></bdo></big><font></font>
<strike id='exOJR'><big></big></strike>
      <sup id='gfm'><dir></dir></sup><option id='PaMuCDJd'><blockquote></blockquote></option>
      <s></s>
      <sup></sup><ins id='UEnI'><person></person></ins>
        <big id='NceK'><nobr></nobr></big>
        <bdo id='YLnCM'><i></i></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