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巴士集团

这里是上海巴士集团,关于71路中运量公交,提问吧!

2月1日清晨4点30分,历时一年多时间建设的上海延安路中运量公交71路正式开通载客试运营。东起延安东路外滩,西至沪青平公路申昆线,全长约17.5公里,途经黄浦、静安、长宁、闵行四区,贯穿上海中心城区。春节长假期间,已有不少市民试乘体验了。
巴士集团下属的巴士三公司负责运营中运量公交71路,并用全程运营监控系统自动平衡发车间距,辅助调度员决策营运调度方案。巴士集团经营范围覆盖浦西中心城区,经营线路600余条,拥有公交营运车辆8000余辆,年客运量约14亿人次。
关于71路最新的换乘、运营情况欢迎向我们提问。
52
焦点 2017-02-06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4个回复 共10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中运量和快速公交BRT有什么区别?

上海巴士集团 2017-02-07

城市公共交通类型有7种,分别是地铁/轻轨、跨坐式单轨、现代有轨电车、悬挂式空中列车、中低速磁悬浮、BRT、地面普通公交。其中地铁/轻轨是大运量交通,每小时三万人次。地面公交是低运量,每小时小于5千。其余五种属于中运量,每小时1-1.5万。上海71路,延安路中运量公交线路走向为沪青平公路(申昆路)——外滩(中山东一路),全长约17.5km,全线设站25组,平均站间距730m。全程行驶在公交专用道上,有独立路权和相对信号优先的支持,保证其行驶速度。
国内的BRT系统常见以下特征:
1.站台售票;
2.在专用道内形成干线-支线换乘模式,乘客在BRT站台内可直接完成换乘过程,不需出站;
3.车辆进入站台后,不区分上下车门,均可上下客。
BRT是介于地面公交与地铁的公交系统。而上海的71路这个模式是介于地面公交与BRT之间的公交模式,所以称之为中运量。加之71路配备的车是三门,比起厦门BRT(已经算全国先进的BRT系统之一了)四门车子来说略微小了一点,虽然有独立路权,但是没有立交桥等封闭路段。所以不能算作BRT,但又比普通公交要强,所以起了“中运量”这个名词。
中运量公交运能达到了每小时一万五千人,它和brt有一定的相似,也有些微的不同。
??? 站点方面,中运量均为半封闭站点,而brt没有硬性要求,中运量可以在站点里为乘客提供更全面切准确的车辆信息,路况情况等等。中运量吸取brt的优点,着重强化舒适度,建造半封闭站点,让等车的人舒适且知道候车时间,在乘车时也不感觉拥挤,提高速度,基本满足了上海市民的出行要求。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2

文体的分类是有一个历时性的过程,先秦至有汉以来虽处在自为阶段,但是为魏晋以来的文体分类作了铺垫和准备。
 文体分类可以上溯到先秦时的《尚书》。根据表现内容和使用场合的不同,《尚书》将其分类为典、谟、贡、训、誓、诰、命、刑等类。无独有偶,《周礼·春官·大祝》中记载有“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这里的“六辞”指的是辞、命、诰、会、祷和诔六种不同文体。但是,先秦学术杂糅,文学还远未独立,文体分类也必然是朦胧而非自觉的意识。
  到了汉代,文体日繁。班固《汉书·艺文志》首次以学科分类的形式,把以诗赋为代表的文学作品与经、史、子类学术著作明确区别开来,并且还在其《诗赋略》中分其为五种:歌诗为一家,赋为四家,可见已有辨体意识。但此时的文章体裁界限仍相当模糊,往往表现在赋
体裁宽泛,具体为:辞、颂、七体、设论体、吊文等均属于赋,除此之外,其他一些类似辞赋之作,也可称赋。 如在《汉书·艺文志·诗赋略》中,将李思《孝敬皇帝颂》十五篇纳入“孙卿赋”之下。又《汉书. 扬雄传》:“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而王充《论
衡·谴告》却如此记载:“孝成皇帝好广宫室,扬子云上《甘泉颂》,妙称神怪,若曰非人力所能为,鬼神力乃可成。”此二书前后记载显然为同一篇作品,却一称“赋”,一称“颂”,便是体裁模糊导致的。
  再到了东汉末年,蔡邕作《独断》,他将“通上下”的应用文分为策制诏诫和章表奏议两大类,从名称来源、本义分辨谈文体,并说明该文体的使用对象和范围,这对后来刘勰的《文心雕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比如《文心雕龙·诏策》篇说:“汉初定仪则,则命有四品:一曰
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敇。??策者,简也。制者,裁也。诏者,告也。敇者,正也。”这段话基本来自《独断》。不过虽如此,《独断》并非专门的辨析文体之作。宋王应麟《玉海》卷五一说:“《独断》采前古及汉以来典章制度,品释称谓,考证辨释,凡数百闲雅,说炜晔而谲狂。”陆机依然对其所列文体进行了风格辨析。尔后,挚虞在《文章流别论》、李充在《翰林论》中都对各种文体作了区别和特性的说明。从汉代单纯的文体分类到而今对各种文体特性加以区分,足以证明文体辨析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但此时对文体的说明还是不够全面。
  直至南朝,文体分类已发展到成熟时期。刘勰在继承前人已定名文体的基础上,更全面详尽地分文体为三十五种,细类接近百种。《文心雕龙》用了全书将近一半的篇幅(从第五篇《辨骚》开始直至第二十五篇《书记》)来论析文章体裁,可见对文体分类的重视。南朝还有另外两部文体辨析的代表作,即任昉的《文章史》和萧统的《文选》。任昉的《文章史》举例文体有八十五类之多,更为著名的萧统的《文选》受其影响,分文体为三十九种大类,其中对诗和赋据其题材和风格又分有小类,将经、史、子、集排除在外。
 魏晋南北朝,虽然是一个战乱不断、国家分裂的动荡时期,但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异常活跃,精神生活空间开阔,文化环境较为宽松的时期”。文学创作繁多,体裁多样,促进了文体分类;而文体分类的越来越细致,也正说明了当时人们对文学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这些都客观反映出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学的自觉和独立。
  诚如鲁迅先生所说,这是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这期间,有继承也有发展。那么,我们在文学研究中应注意上下求索,左右逢源。而详细探索一个文化现象出现的原因以及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预见和把握文学流变的态势,并及时作出反馈,这是每个文化传承者的使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del id='bLRFA'><optgroup></optgroup></del>
    <option id='GuDU'><abbr></abbr></option><abbr id='SoDyGOwf'><blockquote></blockquote></abbr>
    <option></option>
      <sup id='ddM'><bgsound></bgsound></sup><strong id='ZYSUW'><var></var></strong>
      <person id='XGkExbwZ'><bdo></bdo></person><basefont id='NU'><address></address></base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