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伟

我是中国国际商会信用证专家,关于信用证、国际结算的问题,问我吧!

2002年至今,本人先后在国有大型银行的分支机构和总行从事国际结算工作,理论与实践经验丰富。现任某银行总行国际业务管理专员,中国国际商会信用证专家。
信用证、国际结算是我国进出口企业时时面对,天天处理的问题。信用证应如何开立?如何审核?单据如何制作?如何避免出现不符点?企业如何应用汇款、托收、保函等传统结算方式?想知道这些问题以及实务中企业遇到各种国际结算难题与困惑,请来问我吧!
315
投资 2017-05-1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2个回复 共8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唯忆2017-07-03

房价涨到何时?乌鲁木齐的房子能买吗?

张明伟 2017-07-0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thead id='NBaR'><thead></thead></thead><l id='YHPx'><base></base></l>
<kbd id='ghbVMN'><basefont></basefont></kbd><dfn id='GqJON'><blockquote></blockquote></dfn><span></span>
<person id='NS'><span></span></person><comment id='oBsH'><fieldset></fieldset></comment><tt id='KcXLAUo'><nobr></nobr></tt>
<q id='tJNvm'><legend></legend></q><bgsound id='qDNgc'><abbr></abbr></bgs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