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脚潘
康复运动达人

我是独脚潘,关于康复训练和越野徒步赛事的问题,问我吧!

艰难的徒步赛事,一条腿行走的荷尔蒙,这个困难本来就像一枚勋章一样。
我叫潘俊帆,大家都叫我“独脚潘”,因为我只有一只脚。2015年3月份时候,因为那时候我自己在创业,连续熬几个通宵,非常疲劳,凌晨时候开车出门撞上了护栏就失去了右小腿,之后几天我就开始做康复训练,为了更好地康复,我用了1年时间系统健身。在我两条腿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行走是多么珍贵而愉快的一件事,所以我慢慢喜欢上了徒步。
徒步的过程中,视野开阔了,在2016年上半年我徒步去了戈壁,下半年又去了黄山,山峰和戈壁对于我来说是两种挑战,戈壁是因为它的气候和比较恶劣的那种无人区环境,山峰对我来讲,更多的挑战来自上山下山的体能消耗,以及下山时对残肢末端以及膝盖的冲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受伤,每隔几公里的时候我就需要停下来重新安装假肢,再重新出发,就这样成为第一位完赛108公里戈壁徒步的截肢者。平时我从来不会回避大家问我关于假肢的问题,如果有关康复训练,以及越野徒步赛事相关话题,都可以与我讨论。
35
运动 2017-08-21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1个回复 共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JYC_2017-08-30

第几课

独脚潘 2017-08-31

独脚潘 2017-08-26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蒂姆2017-08-25

我跑步得了膝盖滑膜炎,大神支点招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oppose2017-08-25

说起徒步赛事,我更关心您的家庭和生活问题。祝您家庭和睦,身体健康!

独脚潘 2017-08-2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label id='RNPuuGT'><bgsound></bgsound></label><acronym id='TRwfKvga'><q></q></acronym><q id='Rgxp'><small></small></q><address id='nhhT'><blockquote></blockquote></address>
<big id='tVmr'><caption></caption></big><font id='EQPZiuNq'><blockquote></blockquote></font>
    <span id='PGnJo'><big></big></span>
      <option></option>
      <kbd id='csT'><q></q></kbd>
      <nobr id='JkU'><small></small></nobr><center id='fb'><kbd></kbd></center>
        <address id='sR'><optgroup></optgroup></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