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雷
导演

我是《归去》的导演颜雷,关于电影创作的幕后故事,问我吧!

我是物理系毕业的理工男,不喜社交、专注创作,过去十年就做了一件事:追寻电影梦。我知道电影创作之路不好走,但还是以自身经历证明了走得通。2017年我作为编剧、导演、制片人,拍摄完成了长片电影《归去》,获得20余个国际电影节奖项,目前正在筹备宣发,并开始下一部电影的创作。
由于经常被同行问“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产生了将自己曾经遭遇和克服种种难题的经历,真实地分享给有导演梦想的同行、电影爱好者的想法。2018年我会写一本书,记录这部电影的诞生全程,以及我对电影、生活、东西方文化、艺术、商业等种种话题的思考,希望能够启发、鼓励更多的人勇于追寻自己的梦想。
电影是集大成的艺术,而生活本身更值得人敬畏和思考。欢迎和我交流,你的提问可能会被收入我的书中。
54
文艺 2017-11-0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7个回复 共3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理工科背景会给你电影有那些不同的观点视角?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颜雷 2017-11-14

兆红2017-11-10

你是如何做到的?

颜雷 2017-11-1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listing id='PF'><sup></sup></listing><i id='Pqu'><listing></listing></i>
    <listing id='ZGmSJ'><fieldset></fieldset></listing><pre id='wdkyoN'><option></option></pre>
    <nobr id='TYARqKR'><option></option></nobr><base id='wLnVDY'><strong></strong></base><l></l><ins></ins>
      <fieldset id='uk'><strike></strike></fieldset><del id='xiqSP'><b></b></del>
        <marquee id='JbMY'><span></span></marquee><person id='yQ'><small></small></person><basefont id='aoAy'><thead></thead></basefont>
            <font id='dxQAj'><center></center></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