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y Starman
VICE中国制片人

我是VICE中国制片人Billy Starman,关于中国的亚文化场景和纪录片创作,问我吧!

我是Billy Starman,VICE中国制片人,也是电子音乐厂牌Do Hits的创始人。大家可能会觉得用英文名出来混有点装,没关系,我更希望你们记住的是我的作品,而不是代号。
中国的年轻人正在如何表达自我?这是我在VICE中国五年工作期间,创作纪录片的唯一主题。世界有点乱,我想拍点“别的”给你看。
2015年关于陈冠希的《触手可及》成了爆款,网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EDC也重回主流视野。2017年初《川渝陷阱》上线,成都重庆的TRAP音乐场景被呈现给大众,几个月后GAI赢得嘻哈选秀冠军,生活发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我希望这些原本属于“地下”的故事,可以在我的镜头下,用恰当的方式讲述给更多人听。
这次我与拍摄团队耗时两年,辗转十几座城市,与形形色色的MC们对话,在如山的历史素材中滚了一圈,细心讲述中国(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说唱比赛Iron Mic(钢铁麦克)的十六年。我试图用每个人与Iron Mic的故事,拼凑出一部关于中文自由式说唱的纪录电影,也讨论一些Hip-Hop文化在中国的话题。
这里,我想与你们分享这些年所看到的世界、听到的故事,从“亚文化”的视角出发。关于VICE中国、关于中国的“地下”文化、关于中文说唱、关于中国的年轻人们(就是你自己),都欢迎来与我聊聊。
82
文艺 2017-12-06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9个回复 共3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2

文体的分类是有一个历时性的过程,先秦至有汉以来虽处在自为阶段,但是为魏晋以来的文体分类作了铺垫和准备。
 文体分类可以上溯到先秦时的《尚书》。根据表现内容和使用场合的不同,《尚书》将其分类为典、谟、贡、训、誓、诰、命、刑等类。无独有偶,《周礼·春官·大祝》中记载有“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这里的“六辞”指的是辞、命、诰、会、祷和诔六种不同文体。但是,先秦学术杂糅,文学还远未独立,文体分类也必然是朦胧而非自觉的意识。
  到了汉代,文体日繁。班固《汉书·艺文志》首次以学科分类的形式,把以诗赋为代表的文学作品与经、史、子类学术著作明确区别开来,并且还在其《诗赋略》中分其为五种:歌诗为一家,赋为四家,可见已有辨体意识。但此时的文章体裁界限仍相当模糊,往往表现在赋
体裁宽泛,具体为:辞、颂、七体、设论体、吊文等均属于赋,除此之外,其他一些类似辞赋之作,也可称赋。 如在《汉书·艺文志·诗赋略》中,将李思《孝敬皇帝颂》十五篇纳入“孙卿赋”之下。又《汉书. 扬雄传》:“正月,从上甘泉,还奏《甘泉赋》以风。”而王充《论
衡·谴告》却如此记载:“孝成皇帝好广宫室,扬子云上《甘泉颂》,妙称神怪,若曰非人力所能为,鬼神力乃可成。”此二书前后记载显然为同一篇作品,却一称“赋”,一称“颂”,便是体裁模糊导致的。
  再到了东汉末年,蔡邕作《独断》,他将“通上下”的应用文分为策制诏诫和章表奏议两大类,从名称来源、本义分辨谈文体,并说明该文体的使用对象和范围,这对后来刘勰的《文心雕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比如《文心雕龙·诏策》篇说:“汉初定仪则,则命有四品:一曰
策书,二曰制书,三曰诏书,四曰戒敇。??策者,简也。制者,裁也。诏者,告也。敇者,正也。”这段话基本来自《独断》。不过虽如此,《独断》并非专门的辨析文体之作。宋王应麟《玉海》卷五一说:“《独断》采前古及汉以来典章制度,品释称谓,考证辨释,凡数百闲雅,说炜晔而谲狂。”陆机依然对其所列文体进行了风格辨析。尔后,挚虞在《文章流别论》、李充在《翰林论》中都对各种文体作了区别和特性的说明。从汉代单纯的文体分类到而今对各种文体特性加以区分,足以证明文体辨析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但此时对文体的说明还是不够全面。
  直至南朝,文体分类已发展到成熟时期。刘勰在继承前人已定名文体的基础上,更全面详尽地分文体为三十五种,细类接近百种。《文心雕龙》用了全书将近一半的篇幅(从第五篇《辨骚》开始直至第二十五篇《书记》)来论析文章体裁,可见对文体分类的重视。南朝还有另外两部文体辨析的代表作,即任昉的《文章史》和萧统的《文选》。任昉的《文章史》举例文体有八十五类之多,更为著名的萧统的《文选》受其影响,分文体为三十九种大类,其中对诗和赋据其题材和风格又分有小类,将经、史、子、集排除在外。
 魏晋南北朝,虽然是一个战乱不断、国家分裂的动荡时期,但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异常活跃,精神生活空间开阔,文化环境较为宽松的时期”。文学创作繁多,体裁多样,促进了文体分类;而文体分类的越来越细致,也正说明了当时人们对文学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这些都客观反映出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学的自觉和独立。
  诚如鲁迅先生所说,这是一个“文学自觉的时代”。这期间,有继承也有发展。那么,我们在文学研究中应注意上下求索,左右逢源。而详细探索一个文化现象出现的原因以及所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预见和把握文学流变的态势,并及时作出反馈,这是每个文化传承者的使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
<abbr id='faMZdi'><s></s></abbr><sub id='TsdSa'><legend></legend></sub><listing id='cTsq'><base></base></listing>
<sub></sub>
<small id='iUl'><sup></sup></small>
    <blockquote></blockquote>
    <abbr></abbr>
    <s id='GuMugWKU'><bdo></bdo></s><center id='fkn'><span></span></center>
    <acronym id='oD'><small></small></acronym>